雨山

别,我红了,先让我膨胀一会儿

一觉起来发现自己的色情幻想被梦中情太评论了,转圈式嚎叫


撑腰



一点点色情幻想。




韩信很喜欢李白的腰。


让他乖乖站好,从开敞着的领口往下看,越过平坦的小腹,就是他最爱的部位。


那个部位在舞剑的时候会因为幅度过大的拉扯或者摆动而显得异常柔韧,劲瘦但蕴含着力量,比寻常男性的腰要细——他还为此偷偷的问过别的男英雄的腰围。


酒葫芦就挂在他的腰上,走路时微微摆起来的样子潇洒又有点性感,特别是当李白嫌那个葫芦在他前面晃来晃去碍事,一下子拨弄到后腰处的时候,酒葫芦像是轻轻拍他的屁股一样,随着峡谷男神轻快的步伐,变成了韩信心里的猫爪爪,刺挠着心痒。




峡谷地图平面看着不大,但转换到3D就不小,刺客们要不断刷野带节奏,还要兼顾三路跟大小龙,时间又很紧迫,所以每次开局都是往野区狂奔的节奏。


有一次韩信作为上单出场,正好那局打野是李白,开场大家在水晶集合完毕,他扛着长枪还没来得及跟李白聊两句,就看到小刺客一手持着剑急急忙忙往野区跑。


跑动时的酒葫芦在调皮的拍他屁股,他的烈焰白衣在风中散开,像开了一朵花。韩信握紧长枪,喉咙滚了一下。


白床单与处子血,总能勾起男人最原始的欲望。


他怎么会忘他和李白的第一次。


床单是掺了奶的灰色,柔软还有一点点香味,李白是明晃晃的白色,被他摆成了一下塌腰的姿势,这个角度下他的腰显得脆弱又色情,脊背那一道弯到极致的曲线,浅浅的腰窝,他的手在李白的腰上不断婆娑,仿佛他对他万般的爱,都落在了这几寸腰间。


倒是李白很不合时宜的开口:


"再玩下去,我的腰就要断了。"他一个翻身跨坐在韩信大腿上,双手抱住他的脖颈,笑道:"不如先爽一把再说?"


韩信被他不知轻重的磨蹭惹出了火,猛的将他压在床上。


李白笑一声,伸手解了韩信发带。


一片红。


ba输了,心痛

海岛蜜月双人游


#信白的姑娘们过年好www#

#看到信白同框后激动的不能自已#

#激情产物,全程甜腻腻撒糖,与峡谷重案组动画后续剧情无关#

#用了峡谷重案组游历海岛的设定!#

#cp信白,狄芳#

——————

“所以说,这次真的只是来度假的对吗?”

扁鹊擦了擦药瓶,看着乱作一团的众人,提问道。

狄仁杰还在竭力维持秩序,这边李元芳跟杨戬已经闹翻了天,他废了老大的劲儿才揪起了小耗子的一双耳朵,顺带一个令牌让杨戬沉默闭嘴。

李白见怪不怪,韩信在跟小耗子一起闹和陪在李白身边选择了后者,眼下正一手揽着他的腰跟花木兰聊天。

显然过去的事韩信不想多说,李白跟花木兰也没有再问,在确定了他也不知道幕后人是谁之后三个人的话题成功转到了冷兵器的保养与维修上,花木兰还笑着跟韩信讲李白刚到峡谷,连大都不会刷,被她沉默撞在墙上,眼眶都急红了的样子,李白没成功拦住她,只能默默低头。

韩信想着还青涩的李白被壁咚在墙上手足无措的模样,被勾的心里痒痒,抚在他腰上的手指忍不住动了几下,李白立即抬头悄悄瞪他一眼。

揽腰就揽腰,还蹬鼻子上脸了!

李白能接受俩人小别胜新婚,韩信一时半会儿黏糊他,他又何尝不是想他想的厉害,俩人公开亲昵点看花木兰不尴尬他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过去了,结果这犊子偏要玩火。李白哥哥的腰是你随便摸的吗?还是你韩重言以前上床的记忆全丢在幕后人那里了,连摸腰就是sex开始的暗号都忘了?

扁鹊在提出以上问题后没一个人回答他,他看着狄仁杰把李元芳夹在胳膊窝里强行带走,杨戬笑嘻嘻夸花木兰的发卡好看,韩信捧起李白的脸蹭他额头,由衷的感谢女帝,没有再多给两张票。

可千万别再让兰陵王哪吒来了。

海岛不大,设施倒是挺齐全,一行人到了以后纷纷去换衣服,李元芳背着游泳圈啪嗒啪嗒往外跑,一扭头看到李白换了短裤T恤坐在一边喝果酒,好奇道:“李白哥哥你不下水吗?”

李白一愣,有点尴尬的扶住杯子,“我在岸上看着就好,你们去玩吧。”

小耗子不明所以,戴上护目镜开始向大海出发,倒是尾随其后的狄仁杰,看着他的样子有心多说了一句。

“别让元芳察觉到了,否则明天满大街都是你跟韩信的桃色消息。”

说完,狄仁杰也有点难为情,向远处的李元芳招呼了一声,于是小耗子带着一身的海水扑过来抱住他,像个树袋熊一样往他身上爬,两个人慢慢朝另一边走过去。
李白脸有点红,难得没去反驳狄仁杰。


韩信换了泳裤出来,大呲呲往他身边一坐,长臂一伸,捞过来他的杯子把剩下的果酒喝完。

李白低着头数:“一块,两块,三块……”

韩信问“数什么呢?”

李白戳了戳他的肩膀。“数你的腹肌。”

“八块腹肌,一块都不能少。”

“少了说不定我会嫌弃你,不想和你上床。”

韩信忍不住笑,“即使我技术很好?”

“好到这个样子吗?”李白把T恤往下拉,露出一片覆盖着吻痕的皮肤,“这样子的还是算了吧。”

韩信赶紧帮他把衣领拉上去,也免得自己看的又要身上起火,他低头用自己的脸蹭蹭李白的脸,伸手把对方软软的棕色短发揉乱,才额头贴着额头忏悔道:“那我今晚轻点行吗,争取一点痕迹也不留。”

李白本来绷着自己大众男神的人设公众场合不能轻易傻笑,但禁不住恋人毫无悔意的话弄得嘴角勾起,两个人迅速接了个吻,韩信的手无意识抚在李白后背,正有一下没一下的顺着脊梁骨抚摸。

扁鹊从来不跟别人一起换衣服,也从来没有当着别人的面解下他缠绕在腕上的绷带。

所以扁鹊从来不下水,至少和别人在一起时。

但这也不是他就应该当电灯泡的理由,尤其是另外两个电灯泡非常没有自觉的一个跟自己男朋友通话,一个还在傻乎乎跟他家狗一起玩的时候。

海岛景色那么美好,花前月下,适合恋爱,前有韩信李白黏黏糊糊开黄车没下限,后有狄仁杰李元芳小心翼翼清纯脸红勾小指头,数不清的粉红泡泡砸的人眼晕,在经历了又一个李白起不来的早饭之后,扁鹊叹息一声。

快来个案子吧。他祈求道。


很快,案子来了,如他所愿,是个大案。


——end————







不停的换圈子不就好了,跨在农药圈和魔道圈和天官圈的我无所畏惧

该怎样打消男朋友染粉红色头发的念头?

  首先作为一个男人居然想染粉红色的头发,这种想法本身就不太对吧?

  也不一定,也有骚里骚气的小男生就喜欢粉色款的也说不定。

  嘿嘿嘿嘿嘿难道是那种身娇体软易推倒的小弱受?娘娘的喜欢哭唧唧?【不我在说什么】

  凤白敲着键盘的手顿了一下,看着身娇体软易推倒这几个字表情抽搐。

  男人的身材好传统意义上来讲宽肩窄腰倒三角,他家那位就是传统意义上指的身材好,不是带有耽美漫画风的单薄身材,倒是他自己,往男朋友身边一站,反而觉得自己的身材有点不够看。

 
回复的人越来越多,话题已经歪到题主会不会强制染了粉色头发的小男友带猫耳,凤白想到上次被扔到衣柜深处的狐耳,不由认真的思考这群人脑子里是不是都装着一样的东西。

正想着,他家哭唧唧小娘受回来了,还带起了一阵风,凤白银白色长发被吹起来,街霸看到他脖子上未退的吻痕忍不住吹了个口哨。

凤白早就习惯这人时不时的流氓行径,抬起眼朝街霸看去的时候,一不留神被粉红色的头发晃瞎了眼。

凤白波澜不惊的表情终于出了一丝裂缝:“你……怎么想到染粉红色?”

他碍于教养,没好意思把你居然真的染了个粉红色以后还怎么当街区一霸啊要不还是我骑电动车养你吧说出来,他知道街霸也有男人的自尊,他懂,他不说。

也许是刘邦那犊子想分掉韩信的地方自己当老大,就计划从头开始瓦解韩信的形象,好让他不好意思出门收保护费。

凤白越想越觉得自己有道理,心里又开始心疼起这个傻大个儿,傻娃娃让人卖了还挺得意,于是赶紧上手摸摸韩信的粉红色头发,顺带温声软语安慰,“没事没事,你变成了什么样子我都爱你,别想那么多了赶紧休息吧啊,明早我还要上课呢。”


街霸被他哄得舒舒服服,老虎尾巴快要翘到天上去了,冷不丁听到他明早要去上课的消息,满脸疑惑道:“你不是下午的课吗?怎么一大早还要去上课?”大学教授又不是高三班主任,还要去上早自习??


我当然是要贴补家里赚外快呀傻儿子,凤白慈爱的摸摸不明所以的街霸,把他的大脑袋搂进怀里,心中充满了男人的激情:“也该试着让你依靠一下我了,毕竟我比你年长,人性自然是比你看的透彻……”

街霸疑惑的抬起头来,又被凤白按回怀里,他闻着凤白身上淡淡的香味,心想有便宜不占王八蛋,先吃回本再说。

至于所谓的吃回本嘛……




  已经释放过两次的小凤凰咬着街霸的肩膀,这下变成他哭唧唧了:“你个混蛋有完没完……”

 
  街霸不在乎他男朋友那点力气,撩起凤白的长发与自己的粉红色发丝混在一起,边捅边在他耳边问他:“好不好看?”

  凤白欲哭无泪,哪里好看?他意识涣散,一不小心说了实话:“哪里好看?看着像个女人……”


街霸闻言狠狠撞了他一下,引得他一阵颤抖,夹得更紧了些。

  街霸喘了两口,低低笑着说荤话:“女人?女人有个这个地方干的你欲仙欲死的吗?”

  只剩个银白色的脑瓜顶在他面前,凤白害羞了,把脸死死埋在他胸口,小兔子似的拱来拱去。

街霸心里软成一片,又低声逗了他两句,只见人耳尖都红了,见好就收。





第二天早上起来,街霸揽着浑身赤裸没一块好地儿全是吻痕的凤白,登上逼乎,问了一个问题。

男人染了粉红色的头发不会显得很温柔吗?

天地良心,他只是觉得这样比较好收保护费。






——end——



自习室是用来谈恋爱的吗?

cp双玄

逼乎体

梗来自现实生活


答主:今天也要元气满满

大家好,对于这个问题,虽然我不知道是哪个天杀的邀了我回答,但本着逼乎和谐有爱,有问必答的原则,我还是要来讲一个故事。

讲故事之前先下结论:当然是了,而且还是大型秀恩爱的公众舞台。

介绍一下背景,答主是苦逼考研狗,每天都雷打不动的滚去第一自修室勤奋苦读,因此在自习室里看到不少牛鬼蛇神。

有小情侣甜着甜着突然吵起来的,有在自习室里偷偷摸摸亲亲的,也有哭着打电话分手的,看了一对一对
情侣们来来往往,本来以为我的内心已稳如老狗,直到那天晚上!我美滋滋抱着速写本坐在以往的位子上,看到一对颜值超高的情侣的时候。

哇这两个人真的是超级好看啊,男的一股霸道总裁范,女的就甜甜软软傻白甜样子,这是什么偶像剧挪到这里来拍了啊?

然后我听到了那个女生说话,开口温温柔柔清亮少年音……??????

不对!

哪有女生声音这么低的?我忍不住抬头看看对面的女孩子,发现这个“女孩子”比一般的女生要高挑,虽然眼角画的一抹桃花红真的很美吧,但……仔细一看这分明是个男孩子啊????

手就算再好看也是男孩子的手啊?我低头看自己被铅灰抹的乱七八糟的手,忍不住内心哭唧唧。

正郁闷着,对面的情侣不知道说了啥,桃花红小哥哥笑得收不住,干脆把头埋到他冷面男朋友的怀里。

呵,男人。我的内心不知道为什么全是好看的男孩子果然不会属于女生的男人都是大猪蹄子祝你们百年好合所以别秀了快滚吧啊啊啊啊啊啊啊。

他冷面男朋友就那么冷着一张英俊的脸给他拍背,我悄悄瞥一眼,越看越觉得这个人眉目有点眼熟,话说刚才我也觉得那个桃花红小哥哥有点眼熟,一时半会儿想不起来,我选择戴上耳机跟速写继续斗争。

耳机里放的是冰上尤里的钢琴曲,声音调的不大,诸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吗?他们说的什么话我基本上听的一清二楚。

也许他们以为我听不见了,加上整个整个自修室人也不多,俩人开始放肆起来。

我听见一个低沉的声音说他胃痛。

偷偷瞅一眼,是桃花红小哥哥的冷面男朋友正冷着脸……在撒娇????

冷面君您是不是拿错剧本了啊?男主剧本不是这个啊??

然后桃花红小哥哥抖了一下,有点无奈的埋怨说吃这么多还胃疼?一边说一边替他男朋友揉肚子,看得我目瞪口呆。

桃花红小哥,有点攻气?难道我遇上了传说中的女装大佬攻??

我的好奇心一瞬间被吊到最高,一时间速写本上画的丑不拉几的人脸夜不改了,刚开始他们黏黏糊糊的调情对我造成的伤害也被扔到脑后,桃花红小姐姐变成小哥哥也无所谓,now,我只想知道他们俩谁在上谁在下。

冷面君被揉了肚子终于有了缓和的表情,继续面无表情的蹭蹭桃花红小哥,还是有点痛。

意思是继续摸,谁知道这对狗男男要摸哪里,我听到耳机里吾恩唱着云纹抹额也难禁锢,不禁发出了单身狗的冷笑。

谁知道桃花红小哥哥沉默了一会儿,颤颤巍巍的说:要不你再吃点?

……

一时间我和冷面君的内心:??????????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天道有轮回苍天绕过谁哈哈哈哈哈哈再让你们秀!!!

我笑的直抽抽,赶紧把脸埋在胳膊里,耳机里又是江澄经典的那句魏无羡,你说过,将来里做家具,我做里的虾须……干什么啊你们是要笑死我吗??

我已经不敢看冷面君的表情了,一时间想到了五彩斑斓的黑,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是不是就是这个样子啊哈哈哈哈哈哈。

对面小情侣估计发现我听见了,没一会儿冷面君就站起身来要走,桃花红小哥哥一脸懵逼跟着站起来,我抬起被铅灰染黑了一块的脸悄悄看了一眼,只觉得攻受稳了。

桃花红小哥哥虽然拿了男主剧本,但他整个人都比冷面君小了一圈儿,现在冷面君一揽上来,他整个人都像被他揣在怀里一样,只露出小裙子的一角。

真好。

不禁露出姨母笑。

所以这个故事告诉我们,秀恩爱要慎重,你永远也想不到跟你对着坐的那个女人,她的耳机里到底有没有放歌。【手动微笑脸】


于2018年五月二十一日发布
          

评论:看这个描述,马萨卡……?

评论:额,隔壁女校的女装大佬师青玄,跟他的男朋友贺玄,肯定没跑了,就是他俩。

评论:到了大学他们居然还那么甜,真的是……很羡慕

评论:我还是想笑哈哈哈哈哈哈要不你再吃点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END







突然发现,从疯狂的迷恋双玄到后来的平淡期开始冷静看待双玄时,双玄其实是我吃cp的一个bug。
以前从来没有想过我会这样喜欢一个cp,看完水地风副本之后从微博找到撸否,一点一点抠干净了双玄的粮仓,然后开始在撸否坐地拿碗等粮【……】我甚至连天官的结局都没看完,结局也是后来随便补的【……】
我有时候真的搞不清双玄吸引我的点到底在哪里,喜欢薛晓是因为我喜欢病娇的薛洋爱而不得,那双玄呢?
我中意的受类型一般都是傲娇,从aph米英就开始延续的傲娇受简直心头爱,最喜欢直球&傲娇,身高差体型差再一加,能喜欢到天上去。
攻的类型也是阳光开朗大男孩,笑起来的样子像太阳一样温暖最好惹。
师青玄不傲娇,是清风拂过的山岗上最远的一棵白杨,说他是小天使不为过,可离我原来喜欢的受类型差的很远。
贺玄整个人都是阴郁的感觉,我知道原本的他并非这样,可最后,在黑水鬼蜮沉沉睡着的他,谁还敢把他跟当初那个贺生混为一谈?我一开始疑惑这样阴冷又狠厉的贺玄真的会感受到感情吗,他已经绝望了那么多年,复仇的念头占据了他的心中那么多年,他真的会对师青玄毫无芥蒂吗?
结局很满意,当然不会,两个人回不去的背影又虐又美好,这种复杂的感情真的很吸引我啊!!

引出结论,双玄真的很好吃啊来吃我的安利吧!!想不想来一次萌cp萌到玻璃渣cp的感觉?绝对超级!超级!



爽……

【还是把我拖下去吧,玻璃碴子太扎人了……】

求求了,都别吵了,先弄清楚,【魔道下架】这个消息到底属不属实好吗?
魔道下架是指小说下架,还是动画广播剧漫画电视剧一起下架?
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

这几天吃瓜吃的我真的是,一言难尽。

毕竟我还喜欢追凌……立场也不是那么坚定,事情隐隐约约看了个大概但是也说不清楚,就,很模糊。

但是这样发酵下去,谁知道事情会变成什么样子呢?

无论是朝着哪一方面发展,关于作者的争议,关于这本书的争议,关于粉丝的争议都少不了。

可是我突然看到这样一句话:不要侮辱了我们原耽圈。

等等?且不论原耽圈到底是什么时候形成的,一句话下的这么武断???换句话说,一开始真的不仅仅是侮辱吧?我听过太多人对这本书嗤之以鼻,可我真的觉得,这是个不错的故事。